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虎独立评论

与“网事”干杯(为思想放生 为深层改革鼓与呼)

 
 
 

日志

 
 
关于我

思想者,时政财经独立评论家观察家,投资人。先后就职地方党政和中央企事业机构。 业余写作,坚守独立客观和超越个人利益底线发表观点。点击本博损耗,请在附带养分中抵扣,原创文字引用转载请注出处,错失目睹后悔理疗费用不予报销。人生本该搏一回,与“网事”干杯,再多“博”一回! (信箱chenhu13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是否告别“中国改革”迎来“中国改割” 留给我们崛起的时间还有多久  

2017-09-04 23:00: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年来我的文章里不再谈改革,尽管之前曾是坚定的中国改革拥泵者。

中国是否正在向改革告别?真正的深层改革无法推动。当然,可以把最后希望寄托在新威权的确立,从而推动一个意想不到的新局面。

但留给中国的时间多则五年,少则三年,再无真正深层改革来确立中国精神价值核心和社会分配公平模式,内在升腾崛起的基因,那么,不仅中国再难崛起,大概率还会落入中等收入陷阱带来的诸多社会裂变。

(一)

中国改革的主旋律,应是顺应社会广大人民的初心和世界文明发展规范,求大同存小异来完成法治社会构造,重在意识形态架构而非经济形态微观改造。

经过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积累,中国的经济问题已得到了相当的解决。改革的政治属性是改良,是建立正常透明的社会表达和公正的社会利益调节机制,从而获得避免暴力革命和正常自我修复的社会运行体制保障。

脱离以上内核的中国改革之用滥,以及缺乏监督下的利益集团对中国改革绑架,必毁掉中国改革的神圣名节。甚至在一定的时期里,改革不仅无法焕发社会良性,反而推助了社会恶性的泛滥,产生强烈的中国改革自污。

仅仅靠不受监督的强权力推动中国改革,强权力最终会衍变为对中国改革的强阻力。强权力消灭基础社会表达和社会利益博弈,会生成对强权力依赖,并要为维持强权力不断输入利益补给,强权力私用在体制内可以达成自发默契。

之前,强权力和民间达成的最大的中国改革默契,是以经济发展为中心,事实是,实践中变成以金钱为中心,而且,这个以金钱为中心严重脱轨了。

中国的历史,长期绵延一直是依靠皇权加宗教牵引约束下的官民有节制,这种节制基于对应的敬畏及因果报应,产生对生态和物欲的对应约束。

以中国改革的名义产生的名实不副,则出现了违背历史的不受节制,强权力轻易获得巨大利益,民间也被默认可不择手段获得部分利益,形成了对中国社会习性的全面颠覆。

有毒默契式下的一切向钱看,疯狂毁灭了自然环境和疯狂毁灭了精神价值环境,正在凸显复合型灾难性恶果,又反身性引发对改革的戗灭。

回到邓小平先生对中国改革失败的两个标识性论断,一是只有经济体制改革没有政治体制改革配套会失败,二是出现严重的贫富差距和两极分化会失败。那么就此来验证,中国改革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中国改革的最佳时机已丧失,在拒绝民间基础互动的情况下,能够推动它的权力阶层始终是无法解决自清问题的,故社会各行各业争相仿效,皆奋勇自污希望在污中胜出,这反而成当下社会勾兑焕发G点的主线。

(二)

一些“改割”的现象需要引起我们的重视,它是将来的常态还是临时性的过渡呢?吸取《旧制度与大革命》教训,在无法推行深层次中国改革的情况下,也不能让暴力革命处于临界点的危险境地,是不是要寻找另一种新路径?

核心目标是,通过强力集中权力、集中财富、集中舆论,对社会基本政治秩序、文化舆论方向、经济发展模式、利益分配机制等上进行再平衡。前后三十年都不否定,意味着都不完全的肯定,要走出另外的三十年。

宰割一大批老虎苍蝇。不仅是杀鸡儆猴告诫权力阶层,也是要腾出位子对核心官员进行大换血,同时,社会也实在供养不起如此庞大的组团式贪腐,减少贪腐省下的钱,转补到养住大队伍的开销上。

切割社会经济危机点。无论带有政治属性的公共事件,还是经济事件可能引发政治属性的,会动用一切力量定点清除,底线是做到不扩散到引发不可控。

分割民间财富。国企政治经济地位更强,民企地位下沉。但国企不怎么创造财富,还要集中财力办大事,民间财富自然被各种理由挤占,而普通民众被房地产和各式社会诈骗等掏空。这其中那些大大小小的富商,在发展过程中,本身原罪是无法摆脱的。社会财富是有限的,现在,创造新财富已经遇到了严重瓶颈,只能在旧财富分配上做文章。

清割舆论上各种杂音和民间群体事件呼应,在应对转型期社会诉求的维稳上,动用的体制力量和经济投入仍然是巨大的,甚至到达不可承受之重地步,此上这里不多赘述。

威权的优势和劣势都是十分明显的,评价其功效重在看长期。不是不能“改割”和某些特殊时段的“改割”就不是良性的,重点是我们要“改割”什么,“改割”的出发点和归宿点是什么?

由于中国社会不能培育出理性温和的嬗变基因,历史上经常出现代价惨烈的动荡革命秩序重构,或者间隔形成军警管制局面,在中国已进入新世纪的今天,不希望出现这种重蹈覆辙,而希冀社会稳定下的社会良性变革。

这种社会良性变革,是深层的目标,而不是为了稳定而稳定的目标。

(三)

现在的公务员准公务员队伍已太过庞大了,大几千万人在吃皇粮,连同家属亲友及链接的各类共同体,社会不堪重负。过去经济发展速度年递增2位数,现在下降了一多半,上边的队伍可是有增无减。

原始动机上是升官发财驱动,它不是一种信仰驱动,而是一种利益驱动,即便是解决了最上层,中下级官员也很难改造他们。何况,解决最上层的问题,不靠制度何其难也。

再好的政策,最终是要靠中下级官员去推动,勤政就要有利益驱动,否则就是懒政,乱勤政未必是社会之福,而懒政是该推动的不能推动了。

当下的官员选拔,仍然是在体制内封闭进行,能够上升的,见风使舵是基本功,真忠诚和假忠诚没有识别器,真德才兼备和假德才兼备没有试金石。

不能把权力关在笼子里,就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官员的贪腐问题,不能通过正常公开竞争方式上位,真正有品质知识精英官员只能逃离或被边缘化。

现在中国获得巨大财富的民企,那家没有严重原罪,不少还是一直在犯罪,你不官商勾连,你就不可能玩大的。至少这是过去的潜规则,这个潜规则现在只是在程度上有所减缓,但性质上并没有改变。

中国财富大量转移海外,是这种原罪无法摆脱下一种安全需要。这里边不仅仅是富商,各种富官也是一大把,这些人都走了,不仅是导向选择问题,而且将过去几十年的“中国改革”红利转走的太多,剩下的,政府是否有能力救济大量的穷人,所谓的共同富裕,就成了社会各阶层的内部彼此撕逼。

从维系社会底层人心安定最基础的社会保障看,现在问题极大,严重的入不敷出以及后继无力,欧美发达国家面临的是福利过好下的纠正问题,但中国面临的是基本福利基础都不达标的问题,这是潜在的社会危机导火索。

社会内部的严重对立和撕裂必须正视,这样的状态,当然有历史的沿袭成因,但现实是,我们需要明确的转折信号,我们需要清晰的制度安排,否则,将来人人都是受害者,即便是掌握公权力的各级官员。

(四)

归去来兮,让压抑的真情善意焕发起来。

一个社会长治久安根基构造,需要真正对历史和人民负责的政治家,衡量其对应的基点,应是对公平正义的不懈追求,应是对思想解放和创造创新的张开怀抱,应是对生养土地的山水花草真心爱惜,应是人与人之间回归人性单纯的身体力行,应是对法治社会、法治舆论、法治实践的强力制度落实,应是不拘一格降人才打破逆淘汰恶性竞争的鲜明实践。

在法治约束下,党内分层适度公开竞争上位能不能有个开始,这个观点几年前我就提出了,同时,放开封闭吸纳党外民间人才也是必须的。有了公开竞争,党的很多执政困扰也是迎刃而解了,减少了多少内耗呀,否则,搞上个几年的调理服气,能干事的时间还剩下多少呢?

必须配套推动社会思想启蒙,提升民智和辨识力。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取决于每个人在制度保障下获得基础的尊严,即便穷些,人民不会太在意。这不是钱的问题。即便是钱的问题,如果坚定的确立方向,人民无非是想解决最基础的衣食住行和生儿育女而已,这其实并不难,只需官员廉洁,公共财政科目有保有压,把大部分财政收入转到基础民生上来。

世界潮流和趋势,人与人之间的争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争端,已经转移到以素质文明进化和制度优劣来进行生存淘汰的界面。我们仍然需要韬光养晦,不去无谓的挑战谁,先把自己国内的事情办好,中国如此大国,内强自然外强,我们也无法长期承受庞大的维稳费用和再行大幅增加军费的双重压力。

如果深陷极端现实主义权钱内斗不可自拔,如果无法承载的贪婪和不加掩饰的欺骗在狂奔,那么,自残和互残必然成释放压力的孱弱平衡。

不能老摸石头不过河,现实疲惫不堪,依赖强权力的颟顸,国民的阳刚之气会被阉割,其实,保持世界中的竞争力,一个国家不在一时的经济实力强弱与否,而在于一个国家的国民精神是否萎靡不振,这恰恰需要的是习惯于挑战强权力。

无须在意GDP总量,坚决的制止不惜一切透支来堆积GDP,而是公平解决一定总量下的财富分配问题,理顺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在社会保障上增加国民的安全感和提升幸福感,避免计划经济式的基建无边际扩张,并修复资产负债表和透支的环境。

中国相当时期的战略目标,不是物质上火烧火燎去追赶欧美,我们的底线反而是努力不滑入拉美国家序列,争取成为世界上最大中等收入可持续发展的国家。

让诚信的中国、宜居的中国、节俭的中国、安全的中国、包容的中国、文化的中国、开放的中国、创造的中国、和谐的中国去赢得世界的尊重,同时,该强不弱,为正义而战,为捍卫价值而战。

历史经常不会被铭记,但天不变道亦不变,愿天佑中国!

告别“中国改革”  我们是否正进入“中国改割”时代 -   陈虎  - 陈虎独立评论
  评论这张
 
阅读(68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