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虎独立评论

与“网事”干杯(为思想放生 为深层改革鼓与呼)

 
 
 

日志

 
 
关于我

思想者,时政财经独立政经评论人,福布斯中文网专栏作家,前瞻特约网观察家,投资人、中字头基金会负责人,先后就职地方党政和中央企事业机构。 业余写作,坚守独立客观和超越个人利益底线发表观点。思想要独立,经济先要不依附。点击本博损耗,请在附带养分中抵扣,原创文字引用转载请注出处,错失目睹后悔理疗费用不予报销。人生本该搏一回,与“网事”干杯,再多“博”一回! (信箱chenhu13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追责为何如此严厉  

2016-10-30 02:07: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八届六中全会指出:“对一切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的行为,要严肃问责追责,依纪依法处理。
这是迄今为止,中央就此问题空前严厉的说法,可以称史无前例,一是强调了“一切”,没有例外。二是强调了“严肃”,没有一事一议。三是强调了这些是没有异议的“违纪违法”行为。

当下为何对“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如此的空前打压。
“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无疑是主要针对地方政府的,过去若干年,这不是个别现象,可以说是普遍现象。也是地方政府脱离中央监管的一个重要表现形式。

“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直接的后果是,因为是满足个别人好大喜功和树立形象,必然是劳民伤财,透支了本来应该用在真正民生的开支,而且产生了巨大的浪费,其中又伴随了对应的贪腐行为大量发生。

“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不仅是消耗了大量的社会融资,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产生了大量的地方债务,也直接消耗了大量的财政开支,连带的政府担保责任,让地方财政潜伏了巨大危机,如果中央必须为此兜底,连带中央承担了巨大的压力。

“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是浮夸风气在党内蔓延的一种反映,与十八届六中全会从严治党精神相背离,刹住这股风,也等于一定程度上消除了贪腐机会。

“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被严肃打压,也是在经济新常态下的一种政府行为的必须克制,在机构臃肿和队伍庞大情况下,必须节约开支,在财政收入下滑同时,保住养队伍养人,本身是很困难的,容不得再去搞“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挥霍资源。

“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还祸及当地企业,财政开支搞了这个,有些地方政府给公务员发工资都没钱了,没钱了,甚至强制性和当地国企和民企去借钱发工资,金额还惊人的大,逼的很多企业迁移它地。

“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过去已经发生了大量,对过去的这些行为,如何处置?很多半拉子工程,恐怕会牵扯对应的贪腐问题,没有说既往不咎,那至少就会选择典型去追究。

“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生成了一批所谓的有魄力干实事的官员,很让人无语,应该慢慢求和谐求质量求长远本需一百年干的事,三五年就让这些官员给干了,能够干好吗,而且,其中很多事本是企业干的,结果被抢走干了,这种有魄力干实事很可怕,后遗症也是空前的。

地方官员脱轨运行,负面效应是明显的,但在特定时期法不责众。

一些地方官员一贯思维是:大不了还有中央兜底,地方政府过紧日子,企业就别过好日子。这十几年来,财政收入以超常规速度跳跃式增长,日子该过的很好,事实上少数官员确实过的很好,但一些地方政府为何短短几年就负债累累,硬生生把好日子折腾没了?这也与胡搞大搞“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是有相当联系的。

很多地方官员根本不考虑实际情况,胆子大,大手笔,普普通通的三四线城市,动不动就打造什么国际中心,金融中心,科技中心,文化中心,物流中心,个个城市要通高铁建机场,经过几年各种中心没了,高铁机场清冷人寥,债务却是有增无减。与天斗,与地斗,彻底拆,拆彻底,一届领导完成百年基建,不与相关领导责任挂钩,最后很多变成了大窟窿。

现在观察,中央要坚定的搞威权。目前困惑是,除中央对地方官员任免和贪腐查处外,还没有建立起一套比较完善的约束地方政府行为的有效规则。

当然,地方政府也是有苦衷的,之前因为分税制而缺乏合适的税源,可以冠冕堂皇的和中央讲条件,放任其所谓的财政开源乱收乱支,关键是,一旦权力不受约束,往往就脱轨甚多,土地财政就是这其中的典型问题。

有些省份年度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总额超过其GDP,这是另外一种重复历史的疯狂大跃进,其中相当部分投入了“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

一方面,中央可能会削弱地方政府手中的超越权力,解决“地方政府该管什么不该管什么”问题,让“不务正业”回归本位。另一方面,地方政府从直接操盘经济模式中走出来,又面临很大的困扰。

地方官员解决好基础环境保护和基础民生衣食住行及生老病死等问题,是真费力气的活,比追逐短暂GDP要难得多。这也需要配套对应官员考核标准进行变革,本分的官员,不能再被视为无能官员。

治表终须转到治本上,“逼到极限”,还要回到十八届六中全会的另一句话上:“党的各级组织和领导干部必须在宪法法律范围内活动”,这应是政务工作法治化的必须走向,也是对官员的终极约束。但愿中央的威权治理能够回归以上结果!

(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chdlpl

 

  评论这张
 
阅读(127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