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虎独立评论

与“网事”干杯(为思想放生 为深层改革鼓与呼)

 
 
 

日志

 
 
关于我

思想者,时政财经独立政经评论人,福布斯中文网专栏作家,前瞻特约网观察家,投资人、中字头基金会负责人,先后就职地方党政和中央企事业机构。 业余写作,坚守独立客观和超越个人利益底线发表观点。思想要独立,经济先要不依附。点击本博损耗,请在附带养分中抵扣,原创文字引用转载请注出处,错失目睹后悔理疗费用不予报销。人生本该搏一回,与“网事”干杯,再多“博”一回! (信箱chenhu13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市长拍胸脯还债能挺几年  

2013-06-14 00:55: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11月至今年2月,国家审计署对共计36个地方政府本级2011年以来政府性债务进行了审计,结果显示,截至2012年底,有多个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达到国际警戒线。
   

       相关地方政府的市长,自然会成媒体热堵的对象。很多中国市长,现在已熟稔外交辞令:“举债才能发展”,“我们债务风险总体是可控的”。更有一些市长高调亮相大拍胸脯:“给我五年时间,我投几百亿下去,1000个亿回来”。

 

     拍胸脯表态市长和拍脑袋决策市长,往往内在行为逻辑是一致的,要说其水平有问题,市长本人是一定不服的,当上市长这样的高级干部,难道不证明水平高吗,事实是,现在选拔制度下当上市长,未必就真是水平高,但另外事实是,座在那位子上,你不服也不行。

 

     如中国证监会高官说:“给我一年时间,我投入宝马下去,保证捷达出来”,大家一定觉得这不是笑话,而“给我一年时间,我投入捷达下去,保证宝马出来”,大家一定觉得这是笑话,但当一些市长放出土地经营豪言:“我们重点建设新区现在地卖50万一亩,但整个基础设施上去了,价格就是1000万一亩”,再参考这些年房地产价格飙升,不加识别,或许真会半信半疑。但今非昔比,此时仍玩这一套,“水中月”式的市长承诺,注定是无法打捞的。

 

    全球经济正在激烈动荡调整,新兴经济体成为动荡调整中心。中国作为最大发展中国家,内忧外患双重挤压,受到冲击实际上非常巨大。5月CPIPPI的“双降”,再度释放中国经济疲软信号,而之前多项数据显示,产能过剩、外贸滑落、消费低迷,不再是短暂现象,而是持续性的,像PPI指标已创近8个月的新低。

 

     此前中国政府连续过度投资扩张政策,功效大打折扣且弊病逐步显现,维持没有水分的GDP年增长7%十分困难,如政府真下决心进行经济结构调整,放弃投资刺激和严格把控银根,没有水分的GDP能维持正增长都是幸运,要提升正增长的幅度,只有把释放改革红利放在大规模精兵简政和大规模减税减费上,但这些现在仍没大动静,悲观预期,中国经济进入下行周期很难避免,某种意义上讲,没有必须付出的代价,就没有深入骨髓的反思。

 

    政府性债务,国际公认的警戒线标准是债务率达到100%和偿债率达到20%。根据国家审计署这份审计报告,36个地方政府本级中,有10个2012年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率超过100%,如加上政府负有担保责任债务,有16个债务率超过100%。从偿债率看,有14个2012年政府负有偿还责任债务的偿债率超过20%,如加上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有20个偿债率超过20%。已经透露了相当地方债务危机一触即发、土地财政无以为继窘况。

                                                                       

     土地收入日见少,经济低迷无税源,财政不仅要还债,还要继续养那么庞大的吃公粮队伍,市长还能如此有信心的拍胸脯,最重要的原因是:一个市长,无论工作失误多么大,只要不是贪腐被查办,又没有掌握机密的二奶举报,市长都是没有责任的,更不会被追究,何况,重大决策还有党委集体失误做殿后,谁不折腾谁犯傻。市长权力一样大,凭什么你东部可以折腾,我西部就不能折腾?

 

     所谓适量举债都是官话,有那个市长不是想把全世界钱都举债到自己的地方来,不用他自己还,这还不等于白抢。国家审计署调查的36个地方政府本级中,截至2012年底,超过一半尚未编制债务预算或债务收支计划,三分之二尚未建立债务风险预警制度,不仅市长不用自己还,地方政府压根也不会去想着风险谁承担。

 

    市长的“给我五年时间” 更是一句马虎眼,干部走马灯式换,连续当五年的市长已是稀缺,能提拔的会急着走,不能提拔的被顶替走,怕出问题会自己把握换地走。GDP作为政绩考核是一大原因,但导致不计后果GDP疯狂的,则是背后无法直白另因。

    这样机制下,每个市长都谋求短期的 “率先发展”,每个市长都爱上了钢筋水泥,讲大话轻巧的似乎很“内行”:“交通好了,整个环境改变了,招商引资形势就此转变,吸引力随之增强。其实往往拉动几个项目,投入一点钱,整个价值就提升了”。搞经济如果都这样简单的话,中国市长不获得诺贝尔奖实在是太冤了。

 

    市长们的击鼓传花正在进行中,后接任市长难过日子刚刚开头,制造新广场、新高速、新机场、新城区、新地王的机会越来越少,守着一大堆债务和落后剩余产能,面对艰难的就业压力,每天被纠纷和群体事件困扰的焦头烂额。但即便如此,想当市长者仍比肩接踵,拍胸脯还债不灵光了,还可拍后背玩别的,国有东西太多,一下还玩不脱,私有东西界限不清,很多也必须过市长的手。

 

    地方上出了问题,中央不能不管,这也是地方上的一个无恐有恃,但问题累积的如此严重,与中央之前的监管规则、法治逻辑是否严格是密切相关的,但愿从治本入手,提纲挈领尽快出大招,而让市长不敢随便乱拍胸脯,也自然是其中的一环!

  评论这张
 
阅读(294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