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虎独立评论

与“网事”干杯(为思想放生 为深层改革鼓与呼)

 
 
 

日志

 
 
关于我

思想者,时政财经独立政经评论人,福布斯中文网专栏作家,前瞻特约网观察家,投资人、中字头基金会负责人,先后就职地方党政和中央企事业机构。 业余写作,坚守独立客观和超越个人利益底线发表观点。思想要独立,经济先要不依附。点击本博损耗,请在附带养分中抵扣,原创文字引用转载请注出处,错失目睹后悔理疗费用不予报销。人生本该搏一回,与“网事”干杯,再多“博”一回! (信箱chenhu13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地方政府恶性经济竞争窟窿有多大  

2012-05-23 01:07: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1世纪的前十年,中国地方政府赶上了一段权力最大化的时运,并可劲的折腾,其无限风光和无限实惠,足可笑傲历史。

 

地方政府的权力最大化,一是,原本体制赋予的权力就不小;二是,中央政府这十年,对地方政府的监督约束基本处于真空阶段,形形色色的权力外延和超越限定的权力侵占,合成出中国地方政府的登峰造极。这种登峰造极,最集中显著特征是,地方政府你追我赶的通过强制权力主导经济,大兴土木搞房地产,不计代价发展工业,既让亢奋的GDP一再打破记录,又为恶性经济竞争埋下了定时炸弹,当然,我们并不否认这种集中权力干预经济起初部分的积极作用。

 

现在,前重庆领导人因政治问题,让其治理下的经济问题露出冰山一角,但已足够让我们震撼。根据相关报道,重庆2011年GDP合计约1万亿元,财政收入2900亿元,其中一般预算收入仅1488亿元,大量收入依赖土地出让金等预算外收入,重庆2011年财政开支高达3961亿元,占其GDP约40%,大大高于全国平均23%的占比,一般意义的财政赤字为1053亿元,占GDP10.5%,远超3%的国际警戒线,而重庆政府债务同样高达5000亿,意味着以政府财政担保的信用已经破产。对事不对人,更客观的剖析,这并不是重庆一个地方的独有现象,以中国10几万亿庞大地方债来推衍,达到破产地步的地方政府,绝不会是个小数目,类似重庆建立八大政府直属公司大举借债的行为,各地比比皆是,在任领导的举债,压根就没想到如何偿还,不论采取什么手段,拿回来钱就是英雄。只不过,重庆当家人政治职务更高,办法就更多,胆子就更大。

 

遗憾的是,如果不是政治上因特别情况而严厉追究相关领导人,地方政府这种自杀式经济发展模式是无法自行放弃的,即便是已面临无以为继的当下,仍热衷于此并继续击鼓传花,其主要表现特征:为了短时期集聚政绩,不切实际追求发展速度,毕其功于一役,一步登天,大规划、大场面、大手笔、大形象,没有钱,就大举债,结果必然是大窟窿;同时,部分地方领导人,为一己私利,不负责任的大破坏,不惜让继任者无米下锅,不惜推倒文物和历史建筑,不惜违反资源保护性法规,不惜经济数据上严重造假,不惜让民众背负高物价来对冲其泛起的经济泡沫。

 

由于考量干部标准内涵模糊滞后,以上行为,另一角度被诠释成“工作有魄力、事业心强、为当地人民造福”代名词。地方政府的许多决策,虽实际是个别人说了算,但只要走过集体决策程序,又没被查处出腐败问题,再重大的经济决策失误,相关领导人也不会被追究责任,不少还被提拔重用,那些真正基于地方长治久安而实事求是的官员,则往往成“工作因循守旧和没有魄力”的代名词,这样环境下,还有几个地方官员会约制权力和踏踏实实,除非不想干了,除非不想升迁了,谁会不去恣意妄为的大展宏图那?

 

在各地出差时候,常常观察到如下景象:各地城市建设不是循序渐进,而是拍脑瓜冒进,老城外,相隔二三十公里大建新城,新城表面看,楼群鳞次栉比和霓虹灯火闪烁,似乎很繁荣,实际里,医疗、教育、商业等配套设施稀少,生活不便,居住人口很少,政府行政中心多迁居新城,工作人员却仍在老城居住,来回奔波,政府的车只能是越来越多,办事的成本也只能是越来越高。更有不少地方,领导换届后,对前任领导大力发展的新城不甘当拾遗补缺者,另起炉灶,再搞一个新区,结果,一个城市四分五裂,并印上了张书记李市长的痕迹,更有甚者,投资数亿元的豪华政务中心建成,后任者觉得风水不好而长期搁置不用,太不可思议。

 

我们还常常看到这样的景象:地方政府的党政主要领导,一年轮番带队国内外考察项目和招商引资,其声势浩大、花费之巨、团队人数之多令人咂舌。空中飞、地下接,或者车队千里长驱,五星酒店、奢华饭局、丰厚礼品,外国人被吓傻,京城官被震呆,同时,与跑部进京相匹配的是,省市甚至县级政府驻京办雨后春笋般出现,而重要部委周边的酒店饭庄及娱乐按摩生意日渐兴旺,茅于轼先生所说的部委礼品回购倒卖一条街也应运而生。各地方政府的招待场所和级别也是与时俱进,更是近水楼台无边界,规格之奢华和浪费之严重,一般人见识后,对比下贫困地区就学儿童的营养不良,真难淡定。

 

地方政府深度介入经济领域,其负面的效应正在显现。其一,严重扭曲了改革开放初中期形成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运行规则,向服务型政府转型宣告失败;其二,由于地方政府掌握几乎所有核心资源并直接通过权力进行分配,导致严重的腐败丛生和工作低效,并让我们这样一个资源短缺性国家正丧失可持续发展后劲;其三,中国足球协会式的运动员裁判员一肩挑决策和执行模式,生成的经济成果畸形而浮肿,已经落地的房地产总量至少透支了中国未来二十年空间,遍地开花的工业项目随着产业结构不得不调整,对环境造成极大破坏,其修复成本很可能大于项目经济收益;其四,地方政府直系旁系机构和人员在这轮经济拉动中快速扩张,与民争利群体庞大,已成财政沉重负担;其五,各地方政府间已形成恶性经济竞争,越权中央政府审批程序、违法违规招商引资闯红灯现象层出不穷,不计代价将后患无穷。

 

据全国人大研究员王锡锌透露:“中国公款吃喝、出国、公车开支年总费用已达到19000多亿,占行政开支的60%”,而进一步推断,其中大部分又被地方政府以参与经济活动名目消耗掉了,如果再计入学者研究的中国GDP潜伏的巨大灰色收入,这轮经济增长,民众受惠很少,承压却很大,国家表面受益,但收场时或一地鸡毛。现在,中央政府已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组织央企对重庆的3500亿投资,是替地方政府恶性经济竞争后果买单的开始,另一个冤大头是商业银行,地方政府将会把它们资产捅个大窟窿,想想,无数个重庆再等待,中央政府有多少财力救的过来,银行补充资本金除了中央财政就是孱弱的股市,全民买单的时代又将到来。

 

不受约束的权力下的政府,不可能把握正确的经济发展方向,政府直接替代企业进行经济活动也必然名义高效实则低效,不透明和缺乏监督的运作,还脱离公正公平的轨道。中国地方政府正普遍面临一个严峻挑战:如何去修复大跃进经济带来的创伤,无限风光和无限实惠后,是无限的堪忧,因为,这个窟窿太大了!

陈虎 (独立评论人)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7775)|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