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虎独立评论

与“网事”干杯(为思想放生 为深层改革鼓与呼)

 
 
 

日志

 
 
关于我

思想者,时政财经独立评论家观察家,投资人。先后就职地方党政和中央企事业机构。 业余写作,坚守独立客观和超越个人利益底线发表观点。点击本博损耗,请在附带养分中抵扣,原创文字引用转载请注出处,错失目睹后悔理疗费用不予报销。人生本该搏一回,与“网事”干杯,再多“博”一回! (信箱chenhu13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国企不退出社资难进入  

2012-03-29 01:28: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温家宝总理26日指出:“今年将重点放开对社会资本投资限制”;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温家宝也明确表示:“2012年要认真落实《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完善和落实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各项政策措施,打破垄断,放宽准入,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铁路、市政、金融、能源、电信、教育、医疗等领域”。

 

为中央深化改革喝彩的同时,也不得不依历史经验和社会反响不热烈而多份反向思维,无疑,放开社会资本投资限制是推进市场经济的重要内容之一,也是一场屡次冲锋未能攻克的目标,但现在时势背景下,这场攻坚战真能胜出吗?

 

早在7年前,我国就出台了“非公经济36条”,2010年,国务院又在此基础上颁布了“新36条”。最初,社会资本很激动,后来,到处碰壁很失望,回头再张望,那些重要据点上已插遍“国企”旗帜。经历金融危机一役,国企在制度庇护下四万亿鸟枪换炮,弹药充足,财大气粗,攻城略地,民企无人惠顾装备低劣,后勤补给频告急,这时候,放宽准入,你怎么入?鼓励竞争,你凭什么争?要想民企上,先要强制国企退下,否则,你即便放话不限制社会资本了,民企也入不了门,区别只是,过去,说你入门没手续,名不正言不顺,现在,你有手续了,门里空间别人已占了,即便允许你公平肉搏,对方膀大腰圆,败下阵是必然的,只能靠政府来清场。

 

放开社会资本投资限制必须与国有经济退出市场主体捆绑起来,否则,即便是零星会有社会资本进入一些国企象征性让一点的边缘领域,或者是放开国企效率低下那些没有油水实在无法经营的领域,只能是逢场作戏。而力量悬殊下的表面允许的公平竞争,也是背弃最基础的市场规则的。我国的成品油批发、零售市场基本由中石油和中石化两大石油公司主导,电信市场基本被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左右,垄断寡头的局面积重难返,红顶商人以国家利益名义并与民争利,严重破坏了市场最基本的竞争法则。所以,油价喊破天也是涨多降少,还要国家补贴;电信资费五十步笑百步,和国际接轨还差得远就频频诉苦。

 

欧美发达国家的企业垄断也是常态,比如贝尔、可口可乐、沃尔玛、微软等等,占据的市场份额都很大,但与我国行政权力直接参与的运动员和裁判员一肩挑的国企垄断完全是两个内涵,而且,对类似洛克菲勒石油托拉斯的强制拆分,同样是欧美发达国家保护市场公平竞争的必要手段。反观御赐经营的国企,2011年国企累计实现利润总额约2.26万亿,上缴政府财政红利却不到千亿,之前这点钱都不交,赚的钱国家和民众不能分享;国企在制度庇护下占据了最核心的社会资源,并挟持政府出台反市场竞争的诸多规则,自身机构臃肿、效率低下,贪腐浪费严重,其强权下的高利润和缺失监督下的高消费,也是导致这些年物价高烧不退的重要基因。

 

再从这次国务院鼓励民间资本进入的“铁路、市政、金融、能源、电信、教育、医疗等领域”来观察,有避重就轻之嫌。众所周知,在疯狂盲目扩张后,铁路已是个资不抵债行业,又不出让控股权,让社会资本现在进入,难道是当活雷锋;市政和医疗领域,本应是国企干的活,应主要发挥福利性功能,不适宜社会资本进入,南辕北辙;金融、电信如上所述,国企大哥大占位不出;石油和煤炭,根本不让社会资本进入;剩下一个教育,已是投资过剩行业,社会资本能进的都进过了,这样算下来,实际推动的“放开社会资本投资限制”,基本是画饼充饥,只能观望不能品尝。

 

建立开放透明的社会主义市场环境,是我国推进经济体制改革成果不前功尽弃的保障,而强制国企退出市场竞争领域又是基础性的前提,当前,经济体制改革最大攻坚战不是“放松社会资本投资限制”,而是革命性的进行全面顶层设计,定出时间表,取消亦官亦商的国企体制,全面向社会资本出售包括垄断性经营在内的国企股权,并放弃国家对国企控股权,出售所得全部用于全民社会保障,而所谓涉及国家安全不宜社会资本进入问题,不能成无厘头的宽泛托辞,事实是,属于市场领域的,国家机器是完全可以依靠健全法制控制其符合国家安全利益的。不难现象,在赋税和乱收费已达极限和国企垄断最核心市场资源情况下,经济活力和创新活力是不可能有大的释放空间的,不动国企这个顽疾,不杜绝国有资本参与市场竞争,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即便措施再多,也是在边缘上绕来绕去,越深化越乱。

 

所以,不得不又回归到政治体制改革的源头来,在此配套条件下,重新确立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只要强制国企退出市场,并以法治确立起公平透明的市场环境,无须“36”条,发改委也无须搞那么多贯彻不了又常常前后矛盾的意见,国资委也可取消。法制是让复杂变简单的最好途径,而只有家喻户晓简单的东西,也才会真正有生命力。

 

我的其它相关文章链接: 

“政府瘦身”是最大的保增长保稳定http://chenhu133.blog.163.com/blog/static/1942643632011111122715322/

  评论这张
 
阅读(3813)|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