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虎独立评论

与“网事”干杯(为思想放生 为深层改革鼓与呼)

 
 
 

日志

 
 
关于我

思想者,时政财经独立政经评论人,福布斯中文网专栏作家,前瞻特约网观察家,投资人、中字头基金会负责人,先后就职地方党政和中央企事业机构。 业余写作,坚守独立客观和超越个人利益底线发表观点。思想要独立,经济先要不依附。点击本博损耗,请在附带养分中抵扣,原创文字引用转载请注出处,错失目睹后悔理疗费用不予报销。人生本该搏一回,与“网事”干杯,再多“博”一回! (信箱chenhu13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单枪“反垄断”无异“与虎谋皮”  

2012-03-20 01:47: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期,“反垄断”的呼声又高起来了。但与“垄断反”的力量对比起来,仍势单力薄,制度缺失和民众被相关舆论误导,单一的“反垄断”,无异“与虎谋皮”,每次谋不成,还让老虎多了警惕,处处设防。

 

之前的世行报告,尤如点了导火线,让此上的争议硝烟四起,杜建国还上演了一出赤膊闹戏。其实,抵制“反垄断”,原国资委李主任此前的论述,比之他在会场发布的“宣言”,要深刻的多。所谓的独立学者,说这个话题,很难再有创造性的独立发现,所以,只能是独立发泄了。

 

市场经济下的“反垄断”,本是不分国企民企的,但我国的“反垄断”,指向就是反国企垄断。尽管民间声音此起彼伏,但结果却是“反垄断”越反越严重。针对中石油、中石化油价涨多降少,每次口水都白费,转化不成油;中联通、中电信的涉嫌调查,最后也是不了了之。问题核心在于:脱离深层制度匹配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之路,只能是跛腿之路,没有法制保障的强制因素介入,来拆分国企和打破垄断,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和国企自发追求目标肯定是嫡系国企。

 

2011年中国企业500强出炉数据显示,上榜的184家民企利润总额不及10家利润最高国企总额一半,而这10家国企是清一色的垄断企业;316家国企收入利润率和资产利润率分别为5.67%和1.75%,低于184家民企的6.05%和3.63%,国企人均利润7.32万元/人,也低于民企的9.60万元/人。这样的对比,还是在国企可低价甚至免费获得国家重要资源下产生的。不难得出一个结论,垄断是国企产生利润的核心要素。

 

2010年国企累计实现利润总额近2万亿,上缴政府财政红利只有440亿;2011年国企累计实现利润总额约2.26万亿,同比增长12.8%。即便上缴政府财政红利按新规提高比例,但综合拉平也不会超过利润总额的10%。不难得出另一个结论:国企实现的利润,并没有通过公共财政惠及民生,绝大部分惠及了内部兄弟姐妹,当然,掌握权力的领导更能近水楼台。日常公共关系和海内外业务洽谈中,国企一掷千金的豪气,曾让人屡次惊诧不已,至于奢华楼堂馆所以及天价吊灯,只不过是这种豪气另外的平常小版本。

 

国企占用了社会最优质资源,享受了政府最优惠政策倾斜,经营的很多业务还是御赐独家买卖,那你赚的大部分钱,至少要回到国库吧,但事实却恰恰相反。而在日常话语权解释中,你一提“反垄断”,它就说这是为了国家安全;你一提降低国有经济所占比例,它就说这是出卖国家利益;你一提国企利润应全民共享,它就说这是想搞私有化,那会导致少数人借机暴富。据说,在2月29日世行报告出台之前,国资委对其中许多内容强烈反对,还给国研中心发函:“中国根本不存在国进民退和国企垄断”,并上升到“有颠覆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嫌疑”的高度,可见“反垄断”问题的无法独立。

 

法律上有个当事人回避制度,“反垄断”的决策自然也应参照,以保障相关问题得到公正处置。针对国企的“反垄断”,首先挡道的是政府部门国资委,以及有隶属关系的其它部门,诸如铁道部,而这些部门上级国务院主管领导,无形被牵扯其中,面临的是棘手的平衡。“反垄断”先得要政改,要不,“反垄断”走半道就得返程。

 

国资委全称是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要想“反垄断”,这个机构先要改革,或者干脆取消。国资委的职责想来主要是两条:一是管理国有资产, 做大做强保值增值。二是监督国有资产不流失。国有资产是否流失,实践证明国资委管不了,侵吞国资的大案要案,都是纪检监察查办,这方面大案要案比过去只多不少,也说明国资委不能把侵吞国资行为消灭在萌芽之中。国企的主要领导,国资委没有任免权,国资委体现自己成绩,只能是帮助国企垄断了,除帮助国企垄断,国资委也不会再有其它办法让国企做大做强,你说,这垄断如何反得了。

 

这“反垄断”就如我上篇文章“哥,求你和喝茅台吧”是一样道理,暂时真反不了,即便偶尔出个段子,也千万不要激动,它表面是经济,实质是政治。而对“非公36条”同样不抱奢望,没有法就没有条,没有民主监督,不是条也变成法,你有“36”条,我有“72”计,直叫你扑腾的没力气,到时也许你也会说:哥,求你还垄断吧。就此看,只是个体力量的散漫呼吁,垄断自己的媳妇都难,“反垄断”迈步就更难。

 

“反垄断”当然也要容许“垄断反”,这是明辨是非和核定真伪,这是民众可监督下的法律赋权。被冤枉的垄断没反掉,假冤枉的“垄断反”没成功,应是路线正确、过程健康、结果光明的“反垄断”,但这一切,根源在于政府的态度和定位,取决于民众觉悟的程度。


我的相关文章链接:

深化改革的“顶层设计”困惑何在http://chenhu133.blog.163.com/blog/static/1942643632011112911318477/

“政府瘦身”是最大的保增长保稳定http://chenhu133.blog.163.com/blog/static/1942643632011111122715322/

“国骂”下的铁路改革还须再纳民意http://chenhu133.blog.163.com/blog/static/194264363201202021215760/

  评论这张
 
阅读(342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